1905电影网>新闻目录>电影资讯

        包贝尔称演戏自卑 辛芷蕾安慰:你挺好,不怕比

        时间:2020.09.1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姆明
        对话包贝尔、辛芷蕾:《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尝试了很多新体验 时长:04:29 来源:电影网

        对话包贝尔、辛芷蕾:《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尝试了很多新体验收起

        时长:04:29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大”人物》的转型获得好评后,包贝尔继续尝试了将经典电影本土化的尝试。他和辛芷蕾两人一起出演了中国版的《我的女友是机器人》。虽然是部浪漫爱情喜剧,但万万没想到,动作戏也是相当的多。

         

        辛芷蕾回忆起片场,最难忘的一幕当属她穿着机器人服,从天上掉下来,飒爽的仿佛未来女战士。但随后她却异常搞笑地表示,衣服不合身,一直往下掉,一面要演出机器人的飒爽,享受着每根头发丝都被风吹着的感觉;另一方面却要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服装。

         

        谈到包贝尔,辛芷蕾说,万万没想到他在片场是个如此认真严肃的人。虽然两人在表演中会有些搞笑的设计,比如一场机器人“关机”的戏,辛芷蕾差点就被包贝尔逗得憋不住笑。但是在大部分时间里,包贝尔都相当认真,淋雨、摔倒等种种戏份也从不抱怨,“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演员。”辛芷蕾说。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首映现场

         

        她的努力也被包贝尔看在眼里。包贝尔聊起一场辛芷蕾在地上爬的戏——那场戏被制作成花絮在短视频平台上轮番播放,辛芷蕾一边在地上爬一边嘶吼,站在一旁看她表演的包贝尔则红了眼眶。

         

        “她下半身穿的是一个蓝的裤子在地下爬,然后要电脑特效把那个裤子画掉,她就像演下半身就不能自理的样子,就在往前爬,自己上半身就完全相信(这种状态),就你感觉她真的是又认真,又敬业,然后表演又很好。”包贝尔对辛芷蕾的这场戏赞不绝口。

         

        虽然这是两人第一次的合作,但表现堪称默契。拍戏之余,两人也会在吃饭的间隙聊起对工作的看法。包贝尔欣赏辛芷蕾的洒脱自信,笑称她是“老娘干了老娘肯定把这事干好”的那种人。辛芷蕾也相当仗义地安慰包贝尔不要被外界的评价影响,有的戏演不好,还有下次机会。


         

        年轻的时候,两人都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包贝尔和魏翔马丽合作话剧,辛芷蕾则相信只有给了自己的角色,就一定能演好。但慢慢地,随着一部部戏的杀青,两人都产生了对自己的怀疑。

         

        包贝尔说,自己曾经因有不喜欢自己的观众而困扰。慢慢发现,其实应该做的是珍惜喜欢自己的观众。辛芷蕾则在表演中发现,有很多自己拿捏不准的地方。这次的《我的女友是机器人》算是她没挑战过的喜剧。辛芷蕾反复提到,喜剧真的特别难演。她发现,这和生活中的幽默不一样,能把角色演得好笑,真的是种天赋。

         

        无论《我的女友是机器人》结果如何,这也都是两位演员的一次尝试。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两位演员彼此的欣赏和鼓励。就像包贝尔在采访中提到的,两人的性格“挺互补的,跟这个戏里的角色有相似的地方是她其实在生活中也有保护我的成分。”


         

        采访实录:

         

        1905电影网:两位在拍这个戏的时候,是不是没有想到一部浪漫喜剧会有这么多的动作戏?


        辛芷蕾:可能就是因为动作戏多才找的我,如果是单纯一个浪漫喜剧可能不会找我,当时之前来的时候真的觉得是一个应该挺轻松的戏剧,实际上也挺轻松,除了衣服难穿一点,几场戏被压在楼底下那些难受一点,都挺好,还是挺浪漫轻松。


        包贝尔:本来以为是个浪漫喜剧,但因为动作戏多所以才找的我。除了戴假发比较辛苦之外,但是还是挺快乐,我觉得那个动作戏,其实在这个戏里动作戏,我们每个戏有每个戏的武术指导,对我们大家保护的都挺好,然后小磕小碰也是演员应该做的事情,这个我觉得都还好。

         

        1905电影网:花絮里面就是辛芷蕾她在,有一场戏在地上要爬要喊,然后您在旁边看的时候眼眶也都跟着红了。


        辛芷蕾:红了吗?


        包贝尔:红了,那天风沙特别大。没有没有,就是确实是辛老师演的好,有好几场戏其实并不是从演员的角度,是完全从旁观者的角度在那看着她表演,有的时候是一个特别好的学习,但有的时候会突然就被带进去,就会觉得演的真好,就其实如果你见到那个真实的拍摄场面的话,就是很难,你自己是很难相信的,因为她其实在演那段戏的时候,就她在地上爬那段戏的时候,她下半身穿的是一个蓝的裤子你知道吗,蓝的裤子然后在地下爬,然后要电脑特效把那个裤子划掉,然后她就像演那个,下半身就不能自理的样子,然后就在往前爬,然后自己上半身就完全相信那个,那个还是挺,就你感觉她真的是又认真,然后又敬业,然后表演又很好。


         

        1905电影网:包贝尔什么戏让你也觉得特别。


        辛芷蕾:他好多戏都挺累的,他比谁都敬业,不用夸别人,他真的是,以前就是我没有太想到,因为以前不觉得他是一个那么认真的人,感觉好像对什么东西都是比较爱开玩笑,是比较随意的一个人,但是真的跟他合作了,我发现他是一个极其认真的人,真的比我认真多了,你看他刚才说我,真的,我没有觉得,他需要说四川话,他天天带一个老师每天去那样跟着一句一句的去学,然后里面摔个倒,淋个雨什么的,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任何的话,是我见过的脾气最好的演员之一。

         

        1905电影网:现场会有即兴的设计吗?


        辛芷蕾:有,他自己老设计,他不光设计自己的,他还老设计别人的,然后给你一些意见,基本听的很少,都按自己的感觉演。就像预告里有一场戏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模仿他,然后模仿一些他说话东西,其实是现场临时的一些东西。

         

        1905电影网:什么时候会突然让您觉得说有这种做喜剧特别难的感觉。


        包贝尔:我毕业了之后,我大学毕业之后,我那个时候也没有戏拍,然后在麻花演话剧,我记得我那个话剧的导演是彭大魔,就是《夏洛特烦恼》的导演,然后我的对手演员是艾伦,是魏祥,是马丽,那个时候,在谢幕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的掌声都比我多太多了,然后我演的没他们好笑,那个时候导演大魔就跟我说,你去找马丽学,去找艾伦学,马丽那个时候已经演了一千场话剧了,我才毕业之后就演第一场话剧,所以那个时候就一直问他们说喜剧该怎么做,他们告诉我比如说节奏,比如说阴阳顿挫,比如说气氛等等,反正我觉得我一直在学习,但今天的我已经比十五年前的我,十四年前的我好很多了,我觉得已经很好。

         

        1905电影网:辛芷蕾有过对自己的怀疑吗?


        辛芷蕾:就是以前没有机会去演戏的时候,那个时候从来不会去怀疑自己,就总觉得你给我机会了,我都能演,我什么角色我都能演,只要你给我,因为那时候没有机会去演一些戏。那时候可能《长江图》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最好的,很好的资源了,反倒是你一部戏越演越多的时候,反倒会比之前要,越了解越深,越知道这个东西难,以前不了解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初生之犊不畏虎,觉得没有什么难的事,但很多东西就是了解越深越觉得,就像喜剧一样,喜剧太难演了对我来说,它那个固有的节奏什么,我觉得那些东西,而且有些东西学不会的,它还跟你生活中的幽默还不一样。你像包贝尔他生活中是一个,不是一个特别喜欢耍这些东西的人,但他演出来就是好笑,那就是他的杰作,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怎么说,挺厉害的。


         

        1905电影网:感觉两位的性格反差挺大,你们彼此在合作时候有这种感觉吗?


        辛芷蕾:有啊,就是每个人跟每个人都不一样,这是很正常的,你愿意展示真实的自己给别人看,给朋友看的时候,其实每个人都不一样。


        包贝尔:戏里当然肯定有特别多不一样了,毕竟一个人,一个机器人,但从生活中我觉得,辛芷蕾比我有很多地方特别优秀的地方,比如说。


        辛芷蕾:不许说这些。


        包贝尔:真的真的我说实话,比如说她其实有的时候她有一种自信,就是那种老娘干了老娘肯定把这事干好,就是她有那种自信,而我是有时候畏手畏脚,我总是自卑,我总觉得这事我做完了一定还有人比我做的好,所以我就得竭尽全力去做,所以我们俩在这个方面有很多不一样地方,有的时候我俩吃饭时候,我会把我不开心的事讲给她,她就开导我,她说有什么的呀,你很好了,你加油,其实还挺互补的,跟这个戏里的角色有相似的地方是她其实在生活中也有保护我的成分。

         

        1905电影网:您刚才说到自己的这种不自信,好像有时候像您之前演《“大”人物》,或说这部戏,它其实都是根据之前有的一个作品,然后进行了改编,那可能难免会把您的角色和之前的角色做对比,这个您会担心吗?


        包贝尔:那个角色是刘亚仁演的是吧。


        辛芷蕾:演的贼好。


        包贝尔:那个都演了,好像也并不是说特别惨,所以在后面就好像也都比较轻松了一些。然后我觉得是这样的,我觉得每个演员处理,哪怕是处理同样的剧本,哪怕是处理同样的角色,同样的台词,一定有不同的处理方法,我觉得《“大”人物》刘亚仁演的太好,人家是影帝,人家拍过那么多,人去戛纳,人拍过那么多优秀作品,他扮演的那个东西如果我照着模仿我是,也超越不了人家,所以我就演我自己,我就索性让我那个富二代变成一个乡镇结合的富二代,就稍微维度降低点的那个富二代,这个角色也不一样,你想首先最基本的两个人生活环境,一个是日本的宅男,一个是重庆四川的孩子宅在家里,一个修电器的,它首先从人物身份,说话语气状态,眼神,走路,星座,血型都不一样,所以也没有什么可比性,它不一样。


        辛芷蕾:你也挺好的,喜欢哪个看哪个,没事,你那个也挺好,也不怕比,有啥可怕,不好就不好呗,不好,下部戏再好好演,得接受,没啥。


         

        1905电影网:这部戏里边两个人觉得演的最尽兴的是哪场戏?


        包贝尔:我吧,说实话,我爱情戏演的不多,老张那个时候算是暗恋,然后像那个什么路遥的时候算是备胎。


        辛芷蕾:我看网友说,说这个戏是他觉得您演的最好的。


        包贝尔:最好的戏,网友吗,那是不是我妈留的言,那有什么,我跟你讲,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且我没有办法满足,我原先是,有的时候就是有十个观众,或者有一百个观众吧,然后你发现有十个不喜欢你,就很难忘,然后觉得说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包贝尔:对,后来发现一百个观众有十个喜欢你的你就应该开心,因为你已经给十个人带来快乐了,你的目标并不是为了给那九十个人带来快乐,所以就。我觉得我这个角色里他的爱情和之前的那些不一样,这个角色他勇于的去表白,去告诉对方我爱她,那个是我可能在生活中也不太敢尝试的事情,对我来说也是我自己去做一些有勇气的事情,然后还挺特别的。然后很多吧,我觉得很多都是我没体验过的,我没有体验过地震,这个戏里我真正见到那个地震的场面,我是呆傻了的,就是我们俩有,我们做了一条街,那条街是真实的街,然后在拍的时候会有真的人躺在那里,会有车翻过来,就你看到那个景象的时候,基本就已经半崩溃的状态了,我觉得对我来说也是我人生一个经历,也让我更知道了那些人的痛苦,更去尊重那些能在那样环境中的逆行者和勇敢的卫士。

         

        辛芷蕾:我最喜欢我那个穿机器人服,然后从天上掉下来,除了那个机器人服有点不太合身。当时穿的时候那个裤裆,然后往下掉的衣服,但是我特别喜欢,我觉得自己特别帅,我感觉自己就像未来女战士,你知道吗,在天台上,然后打那个红的蓝的灯,然后小风一吹,导演还特别讲究,说这个风,那个头发丝一点都不能什么,不能乱方向什么的,我太喜欢那个了,那个是我感觉我一个小小的梦想,在这个地方成真。


        包贝尔:你要去电影院看看,他给你修成,特别帅,但我也没有看过商业版的,我只看过特效完成的那个镜头。


        文/姆明 视频/喵老师